诗联背后的故事 >>

诗人,上官婉儿的另一种身份

作者:韩成武   来源:网站编辑   阅读:2254   更新:2013年10月18日   字体:

    上官婉儿是唐代杰出的才女,她生逢武后、中宗两朝,对于李唐王朝人物政治上的是是非非,笔者难以说得清楚。笔者本文要说的是作为一代杰出才女上官婉儿在诗歌创作上的超卓才华及其对文学事业的贡献。促进五言律诗的定型《全唐诗》收录她的诗歌有32首之多,品读这些诗作,我们首先感觉到她的诗歌题材内容相比其他宫廷诗人有了明显的拓展,除了一些宫廷应制的诗作,还有一些旅行记游之作,特别是那些抒写个人情怀的作品,回归了诗歌的属性,摆脱了宫廷诗感情贫乏、装模作样的流弊,开创了唐诗由歌功颂德走向抒写性情的先河。例如《彩书怨》这首诗: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
欲奏江南曲,贪封蓟北书。书中无别意,惟怅久离居。
   
这完全是普通女子的相思之作,再无宫廷诗的一丝痕迹。诗的首联由秋风落叶引发情思,思君二字点明主旨。颔联继以香被冷锦屏虚写离居之苦闷,兼以露浓月落之景物烘托苦情,景与情密合无垠。颈联以江南蓟北之措辞感叹夫妇相距之遥远,与首联万里相呼应,无心奏江南之乐曲,贪封蓟北之书信,感情真切,描写生动。尾联收结全篇之情绪,出一字有如画龙点睛。感伤夫妇离别是人间共有的情感,所以能够引发读者的广泛共鸣。如果我们再从形式格律角度对此诗加以审视,就会发现这是一首完全成熟的五言律诗。从声律来看,用的是首句仄起平收式,全诗八句皆为律句,而且符合粘对规则。从押韵上看,初、余、虚、书、居五个韵字,是属于平水韵上平声六鱼韵,无一处出韵。从对仗上看,中间两联使用了对仗,而且十分工整。这些说明,作者是精心于格律推敲的。上官婉儿生活的时代,是五言律诗渐趋定型的时代,文学史书本上强调了杜审言、沈佺期、宋之问等诗人在五言律诗的定型上起到了作用,今天看来,遗漏了对上官婉儿的评价。此外,上官婉儿还写了一些山水诗,这些诗作描写了登临山水的观感,大都词清气秀,明丽可喜.使吟诗作赋成为风气。
    
除了诗歌创作上的成绩,上官婉儿还在促进初唐时期文学事业的发展上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宗时期,上官婉儿劝说中宗设置昭文馆学士,广泛招揽词学之士,举办赐宴游乐、赋诗唱和的活动,有力地促进了当时的诗歌创作。武平一在《景龙文馆记》一文中高度评价了上官婉儿此举的意义:至幽求英俊,郁兴辞藻,国有好文之士,朝无不学之臣,二十年间,野无遗逸,此其力也。中宗还时常举办诗歌擂台赛活动,让上官婉儿担任评定官,对于夺魁者赏赐厚重。从此朝野上下吟诗作赋,蔚成风气。据计有功《唐诗纪事》记载:中宗曾于景龙三年正月晦日游长安附近的昆明湖,即兴赋诗,命群臣各应制一首。由上官婉儿从这些诗作中挑选一首作为新翻御制曲词。上官婉儿登上彩楼,把落选的诗作一纸又一纸地扔了下去,最后只剩下沈佺期、宋之问的诗作。又过了一会,把沈佺期的诗作也扔了下去。然后她评论说:二诗工力悉敌,沈诗落句云:微臣雕朽质,羞睹豫章材。盖词气已竭。宋诗云:不愁明月尽,自有夜珠来。犹陟健举。沈乃服输,不敢复争。上官婉儿倡导健举诗风,贬抑衰微词气,这种文学主张有利于刚健阔大诗风的形成,它昭示着盛唐诗歌健美足音的到来。

我要评论

  • 帐号:
  • 匿名发表
  • 密码:
  •